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娱乐新闻 >

日本IT落后中国20年?为何有如此奇特现象

2022-06-23 09: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一般印象中,日本是一个科技发达的国家,但他们的政府和企业其实有相当守旧的一面。不少单位还在使用3.5寸磁碟片或传真机这些古老设备。

  有人说,日本企业在IT技术上,落后国外5到10年,而行政单位在科技方面更落后多达20年。

  当地山口县阿武丁公所,在发放疫情补助金时爆丑闻,把463户人家的补助金一共4630万日元,全数汇给一名叫田口翔的男子。之所以会发生如此奇怪的错误,是因为当地公所编制的资料表格出错,导致银行以为排在第一户的男子账户是代理收款户,因此把钱全部转给他。而一夕致富的田口翔并没有乖乖还钱,而是把老乡们的补助金全丢进海外赌博网站。这件怪事在日本引发热烈讨论。

  除了事件本身够乌龙,更值得吐槽的是公所竟然用3.5寸磁碟片和银行进行资料往来。

  这款磁碟片出现在1980年,开发商是日本索尼。磁碟片的容量只有1.44MB,曾经在80到90年代时很流行,有点年纪的朋友一定也记得这项产品。不过磁碟片到21世纪后逐渐被淘汰,索尼也在2011年停售这款产品。但就在他们停售的11年后,日本不少政府单位却还是磁碟片的爱好者。

  像是去年年底东京警视厅的乌龙事件中,他们遗失了东京目黑区公宅申请人的资料,而储存资料的载具竟然也是3.5寸磁碟片。

  这件事同样也在日本引起议论,为何早被市场淘汰的产品,还会出现在日本政府机构中。

  有媒体访问山口县的地方政府,发现有四个市町才刚要数位化,公务员目前还是使用磁碟片。其中有地方官员说,因为以前用习惯了,所以不会觉得不方便,可以看出是习惯导致他们不想改变。

  不过目前日本地方政府被迫推动磁碟片弃用计划,因为银行已经受不了这些老设备了,于是用磁碟机维护费用昂贵为理由,要求公所每个月要支付使用费。

  东京目黑区从去年开始依依不舍地放弃磁碟片,千代田区则预计要花上数年时间,香港相较之下比较进步。

  2009年开始,开始磁碟片资料转到线上,我们接下来转向传真机,这个充满时代感的产品到现在都还是日本政府和企业的心头好。

  2020年7月,当时新冠疫情相当严峻,但日本却有媒体揭露,东京都竟然是靠传真机来接受疫情报告,再交由福祉保健局用人工汇整资料。

  当时日本不少医师都在抱怨手写传真通报作业的效率实在太低了,像是有医生就在推特说,医院必须将手写的文件传真至保健所,再由保健所输入电脑中,这是昭和时代的做法,早就该结束了。

  这套作业方式除了不方便之外,还传出忙中有错的糗事,导致疫情统计数据出现纰漏。由于社会上骂声四起。之后,日本政府才改用网络通报疫情。

  然而这起事件也让大众发现日本对传真机的热爱程度。像是日本总务省统计,2019年有多达九成以上的营业单位使用传真机,光就个人来说,拥有传真机的比例也高达三成多。

  其中使用者有很明显的年龄差异,在二十多岁的人群中只有1.6%人使用传线岁的区间中,只有一半人是传真爱好者,特别是年收入超过两千万日元的家庭,传线成。

  日本人喜欢使用传真机的原因跟历史脉络有关系,这个拥有180年历史的机器,一开始受到军方和媒体业喜爱。

  但它真正在商业领域中被广泛使用就是源自于80年代的日本。当年日本经济相当繁荣,传真机是家家户户和商业行号必备的电器,但随着时间推移到现代,传真机在日本却没有被淘汰。

  因为该国资讯环境已经定型,对政府单位和传统公司来说,套用新的科技模式会带来很大的负担。

  举例来说,就像是都市中比较早开发的城镇,往往会留下许多不合时宜的道路规划。

  除了历史因素外,日本人喜欢传真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担心电子邮件有资料外泄的风险。

  2021年时,日本行政改革担当大臣和野太郎曾经通令,中央各部会全面废除传真机。不过各部门不仅没有庆贺行政效率提升,反而送回数百件反对意见,其中最多人担心的就是资料外泄,结果和野只能妥协,让各部会能继续使用传真机。

  日本办公室的科层体系非常明确,一份正式文件要通过层层盖章,从小组长、部门主任、营运长到总经理一路往上改,中间不能跳过任何一个科层。支持这套体系的人认为这背后带有日本独特的文化,但也有不少人觉得这套模式太官僚,而且作业效率极低。

  和野太郎就说在他自己的行政机关里出现过一份文件要盖四十个印章的状况。之所以要把纸张印出来,很多时候是因为大家需要盖章,假如可以阻止硬件文化,日本就不再需要影印和传真了。

  不过改革这件事极度困难,日本有研究机构统计,目前五万五千种涉及中央政府的行政程序中,只有四千种可以完全透过线上执行。

  从批判的角度来看以上现象,有不少人认为这件事背后都绑定同一套逻辑,就是日本高龄化引发的社会问题。

  像是刚才提到的改革者和野太郎,他在日本受到年轻人支持,却要承受不少守旧派政治人物的压力。

  另外,2018年,被指派担任治安战略大臣的樱田义孝,他所闹出的糗事也是思维僵化的例子。

  照理来说,治安战略大臣势必是电脑专家。但樱田义孝,却在众议院会议中表示,他在二十五岁创业后,凡是需要用到电脑时,他都是请秘书和助理帮忙,所以他从来不用电脑。

  另外,他被问到恶意程式的相关问题时,会说usb从未被用在公用系统上,以及使用时好像要插入一个洞,被外界怀疑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usb。

  类似案例凸显出,日本政府和企业直到现在都没能完全摆脱老旧电子产品,就是因为不少高层生长的年代早已跟现代脱钩,他们脑中没有数位化的概念,才会因为习惯某些做法而拒绝改变。

  但我们也可以从比较轻松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现象。事实上科技进步有所谓的过渡期,像是国家不会突然宣布明年起就不再准使用某种电子产品,而是每个团体和组织衡量各自的条件,而有自己更新技术的步调。

  何况除了日本之外,其实传真机也有被部分国家使用,像是在美国公共卫生体系中,还是有一些州依赖传真机来传输疾病资料。

  总结来说,日本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当前都仍在使用过时的设备。先姑且不论安全性等技术细节,但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科技落后真正的危险在于,它会严重影响一个单位的生产力。

  至于科技发达的日本,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一部分是历史因素,另一部分跟人口结构和在地文化有密切关系。

  当前日本政府已经正视行政数位化严重脱节的事实,他们曾经在2001年推出过E-Japan战略。要相关部门各项书面业务线上化。但过了二十年,现在仍然进展缓慢。

  可以想象,随着越来越多业务数位化,3.5寸磁碟片的使用率应该会随之降低。

  目前数位厅能否成功达成任务仍无法确定。不过文部科学省的数位推动单位,开会时却出现一件糗事,会议中三十多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使用笔电或平板电脑,而是全部人都使用纸笔,丝毫没有数位化的感觉,可见思维的更新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对这个话题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在下面留言聊聊你们的想法。如果喜欢,记得订阅点赞和分享,谢谢。